烟雨红尘小说网

即墨江城作品简介

即墨江城是一名非常出色的小说作者,TA的作品包括: 《大江湖之银面毒手》 《大江湖》 《大江湖之红叶书生》 《大江湖之长生经》 《大江湖之公子无心》 《乱武天下》 《大江湖之无心公子》 《五行令(第二部)》 《五行令(第三部)》 《五行令(第四部)》 《五行令(第五部)》 《剑寒九州》 《石青山》 等等,小说可谓是本本精品,字字珠玑。即墨江城所写的小说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情节与文笔俱佳。烟雨红尘小说网强烈建议您到正版网站阅读即墨江城的小说作品,您的每一次阅读都是对作者即墨江城的认可!如果您在烟雨红尘小说网阅读即墨江城作品时,遇到问题,请及时反馈,我们将第一时间解决,争取为您奉上一场阅读盛宴!

即墨江城的全部13部小说

大江湖之银面毒手
大江湖之银面毒手
妇人吞吐半晌,方才站起身子,迅速脱光了自己的衣物,就要往段璟身上靠。段璟也是憋得久了,又想到妇人中的是淫毒,若要解毒必须让其交媾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一把抱住妇人,将她双腿盘起,托起她的肉臀,阳具对准蜜穴,狠狠刺了进去。妇人高叫一声,身子紧紧贴着段璟不停扭动着,蜜穴紧紧箍住阳具用力收缩着。 段璟托起妇人肥臀,任由其双腿紧紧缠绕在自己腰间,手上用力将其狠狠抛起,趁着其下落之势阳具用力向上一刺,这一上
即墨江城连载35万字高辣
大江湖
大江湖
刺拉一声,犹如布匹被撕裂的声音,鲜血顺着喉咙被撕开的口子争先恐后的往外喷涌,尸体软软的倒下,手中的剑也噹啷一声掉到地上。 “二十七”莫少白面无表情的说出一个数字,然后提脚向前踏了一步,手中的剑已经完全被鲜血浸的透红,在月光下反射出妖异的红光。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,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!
即墨江城连载10万字高辣
大江湖之红叶书生
大江湖之红叶书生
墨云拖雨过西楼。水东流,晚烟收。柳外残阳,回照动帘钩。今夜巫山真个好,花未落,酒新篘。美人微笑转星眸。月花羞,捧金瓯。歌扇萦风,吹散一春愁。试问江南诸伴侣,谁似我,醉扬州。一首《江城子墨云拖雨过西楼》道尽了扬州美景。此首词乃是苏轼所作,苏轼当年出任扬州太守,虽只半年,却也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,赢得了不少赞誉。然而苏轼虽在百姓间赞誉有加,却在官僚间落得个恶名,此后再被发配,却是不知去向。
即墨江城连载11万字高辣
大江湖之长生经
大江湖之长生经
到头这一身,难逃那一日。受用了一朝,一朝便宜。百岁光阴,七十者稀。急急流年,滔滔逝水。运命惟所遇,循环不可寻。天上白玉京,十二楼五城。仙人抚我顶,结发受长生。 传说中,前朝有一位大侠客,手持长剑荡尽妖魔,又诛杀奸臣,功成后封剑归隐,再不问任何世事,而他所用的武功,便被后人称为“长生经”。 ……
即墨江城连载12万字高辣
大江湖之公子无心
大江湖之公子无心
梅雪争春未肯降,骚人搁笔费评章。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。 正是隆冬时节,刚下过一场大雪,千里内一片银白,再加上北风呼啸,这种天气实在不适合出门。 雪将住,风未定,一条早已废弃的旧道上,一辆马车自北而来,滚动的车轮碾碎了地上的冰雪,却碾不碎他心头的寂寞。 谢安打了一个哈欠,将两条长腿在柔软的貂皮上尽量伸直,车厢里烧了一个炭盆,将整个车厢烘烤的甚是舒服。谢安叹了口气,从角落里摸出一个酒瓶,然
即墨江城连载1万字高辣
乱武天下
乱武天下
当我醒来时,我正躺在一个帐篷中,帐篷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草药味,一个英武的男子正坐在床边满脸关切的看着我,见我醒来,他忙问道:“三弟,你感觉如何?” 三弟?我有些莫名其妙,我并不认识眼前这名男子,我只记得大约半小时前我还在网吧里上网,当时我已经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了,再打完一局副本后本想趴着睡一会,谁知道醒来后我却到了这里。 我看着那个男子,他大约一米八左右的身高,约莫二十左右的年纪,剑眉星目,满脸英
即墨江城连载10万字高辣
大江湖之无心公子
大江湖之无心公子
梅雪争春未肯降,骚人搁笔费评章。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。 正是隆冬时节,刚下过一场大雪,千里内一片银白,再加上北风呼啸,这种天气实在不适合出门。 雪将住,风未定,一条早已废弃的旧道上,一辆马车自北而来,滚动的车轮碾碎了地上的冰雪,却碾不碎他心头的寂寞。 谢安打了一个哈欠,将两条长腿在柔软的貂皮上尽量伸直,车厢里烧了一个炭盆,将整个车厢烘烤的甚是舒服。谢安叹了口气,从角落里摸出一个酒瓶,然
即墨江城连载4万字高辣
五行令(第二部)
五行令(第二部)
江湖大事,大宋元丰年间,恰逢华山掌门七十寿辰,于朝阳峰举办庆寿大典,江湖各派纷纷前来贺寿。不料庆寿大典方过,待得各门各派相继离去之后,华山一派一夜之间尽数被屠,掌门罗雄身中数十剑,横死卧室,旗下弟子无一幸免,尽皆死于非命。与此同时,当日长青帮所送的寿礼,一枚“白金令”亦是不翼而飞,至此,江湖震动。一时间传言四起。
即墨江城连载12万字高辣
五行令(第三部)
五行令(第三部)
一间略显厚重的石室中,一盏烛火点亮了周围的黑暗,罗云坐在床边,身旁是赤身裸体但却早已死去的闫柔。她的双眼依然睁着,却没了半丝神采,闫柔到死也没有想到,自己如此天衣无缝的计划,最后竟然败在了一粒小小的春药上面,可谓是死不瞑目了。 罗云手里拿着青木令,放在手中不断摩挲着。他曾答应欧阳靖,将这枚青木令交还给他,只是在这之前,他要先去会合了杨敛,先去给他妻子治病。
即墨江城连载11万字高辣
五行令(第四部)
五行令(第四部)
梅雪争春未肯降,骚人搁笔费评章。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。 寒冬十月,大雪纷飞,整个天地间都成了一片银白色,积雪压在枝头上,不时扑簌着往下掉,落到地上后再与地面融为一体。 距北海城西约莫百余里的地方有着一座小小的庄园。时值隆冬,农人皆已回乡,园中只剩老仆数人,并以婢女数名看家。 庄园朝南的大门此刻正紧闭着,唯有西侧一扇小门供人出入,此时大雪纷飞,人影稀少,侧门旁的一间耳房内却是春意盎然,不
即墨江城连载1万字高辣
五行令(第五部)
五行令(第五部)
春花秋月何时了?往事知多少。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 这首《虞美人》,为南唐后主李煜所作。南唐开国皇帝李昪,原是五代十国中南吴大将徐温养子,遂徐温改名徐知诰,后掌握南吴朝政,封齐王。 天祚三年,李昪称帝,国号齐,后又改国号为唐,史称南唐,传三世一帝二主,享国三十九年。
即墨江城连载13万字高辣
剑寒九州
剑寒九州
“磨剪子嘞,戗菜刀!” 天微微亮,东方的一抹晨曦将整个天地照成了一片青色。沿着青石板铺就的官道上远远来了一辆独轮车。推车的是个老头,身子微驼,黝黑的脸上满布皱纹,灰白的头发被筷子从中穿过挽成一个发髻,身上一件灰布麻衣满是补丁。这老头慢慢推着独轮车,时不时口中喊上一嗓子。
即墨江城连载35万字高辣
石青山
石青山
石青山坐在屋顶上,眺望着西边落日的方向。 他喜欢看落日时候的云霞,看着阳光为它们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色,看云间的光有如金缕一般迸射出来,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变得血红,然后一下子猛然黯淡下来。这时候,夜晚的阴影就会给整片大地披上一层铁灰色的外衣。 夜幕降临,当天边最后一丝红色彻底被吞噬之后,石青山懒洋洋站了起来,手中握着一个小巧的酒壶,壶身是用纯银打造,上面刻着一些不知名的雕纹。这个酒壶是他父亲从一个西
即墨江城连载11万字高辣